上海通用汽车是如何降低物流成本的?

也许不少老车主应该都还记得,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买一辆汽车,都要不远千里跑到产地自己提车开回家,有些时候新车到家就已经跑了近千公里甚至更多。而现在,从经销商那里就能直接提到新下线、接近零公里的新车,而这正是越来越发达、完善的汽车物流体系带来的改变。

前两年还很少有人关注汽车物流,可现在它俨然成了汽车业的香饽饽,很多公司都希望通过降低物流成本来提高竞争力。作为国内最大的中美合资汽车企业,上海通用是如何降低物流成本的?

新车物流已经成为整个汽车产业链条上与采购、销售等环节同等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汽车企业选择建厂地点的重要考虑因素,但是普通消费者却对汽车物流知之甚少。事实上,物流算得上是汽车产业运营的动脉,直接或间接影响了我们购车和用车。

秘笈一:精益生产及时供货

在这个专题中,我们将揭示汽车物流对产业发展的影响甚至决定性作用;探究物流的路径和运作方式;陆路、水路、铁路,一辆车到底要经过多少转运才能到消费者手中;计算我们买车的钱到底有多少花在了物流上……总之,物流不只是那些在深夜出没在4S店周边的运输车,而是就在我们身边神秘运作的重要体系。

随着汽车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很多汽车制造厂商采取了价格竞争的方式来应战。在这个背景下,大家都不得不降低成本。而要降低成本,很多厂家都从物流这个被视作“第三大利润”的源泉入手。

■ 一线故事

有资料显示,我国汽车工业企业,一般的物流成本起码占整个生产成本的20%以上,差的公司基本在30%到40%,而国际上物流做得比较好的公司,物流的成本都控制在15%以内。

长途运输车的送货轨迹

上海通用在合资当初就决定,要用一种新的模式,建立一个在“精益生产”方式指导下的全新理念的工厂,而不想再重复建造一个中国式的汽车厂,也不想重复建造一个美国式的汽车厂。

凌晨0时21分,一辆载满吉利新车的大型卡车到达位于姚家园路东方基业汽车城内的4S店附近,车上下来两位司机,一位姓詹,另一位是他的徒弟,他们马不停蹄,开始准备卸车。

精益生产的思想内涵很丰富,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像丰田一样——即时供货(JIT,JustInTime),即时供货的外延就是缩短交货期。所以上海通用在成立初期,就在现代信息技术的平台支撑下,运用现代的物流观念做到交货期短、柔性化和敏捷化。

两人驾驶一辆东风牌柴油发动机牵引车,车头加上后面的双层桥,车长近30米。这一车共运了10辆小轿车,从宁波到北京,3月9日出发,先后经过杭州、淮安、淄博、天津,最终到达北京,行程1700多公里,却历时近5天,其中两天因为缴纳罚款而被迫原地等待。

上海通用汽车是如何降低物流成本的?。从这几年的生产实践来说,上海通用每年都有一个或以上新产品下线上市,这是敏捷化的一个反映。而物流最根本的思想就是怎样缩短供货周期来达到低成本、高效率。这个交货周期包括从原材料到零部件,再从零部件到整车,每一段都有一个交货期,这是敏捷化至关重要的一个方面。

虽然到达目的地,但师徒二人却始终愁眉不展:“唉……这一趟别提了。从宁波到北京,中间到哪儿都要交罚款!罚款不说,还耽误路上的时间,算是白干了!”

秘笈二:循环取货驱除库存“魔鬼”

记者从詹师傅口中了解到,运输每一辆商品车各厂家、各品牌的费用不等,这次他们运送的车辆是800元一辆,一共10辆,也就是说詹师傅所在的物流公司这次运送的毛收入是8000元。詹师傅告诉记者,现在跑汽车物流的司机基本都不怎么挣钱,基本上每拉“一板”都要被“扒三层皮”:厂家首先压低物流价格,一级资质的物流公司再扣掉自己的利润转包给有大型运送车辆的较小物流公司进一步压低价格,实际运送的物流公司再扣除相应利润,到司机手里的就只是很少的一点辛苦钱了。

上海通用目前有四种车型,不包括其中一种刚刚上市的车型在内,另外三种车型零部件总量有5400多种。上海通用在国内外还拥有180家供应商,拥有北美和巴西两大进口零部件基地。那么,上海通用是怎么提高供应链效率、减少新产品的导入和上市时间并降低库存成本的呢?

现在的汽车生产商对物流的要求很挑剔,一般卡车保有量在100辆以下的中小型物流公司都拿不到厂家订单,而大型物流公司能拿到订单却又大多因为没有足够数量的卡车而将订单拆分外包。

为了把库存这个“魔鬼”赶出自己的供应链,通用的部分零件例如有些是本地供应商所生产的,会根据生产的要求在指定的时间直接送到生产线上去生产。这样,因为不进入原材料库,所以保持了很低或接近于“零”的库存,省去大量的资金占用。

记者替詹师傅算了一笔账:从宁波出发到北京走了1700多公里,单油费一项,至少也需要加4200多元的柴油,在过山东境内时因车辆改装外形罚款1400元,在进京时在白鹿出口又被罚款200元,詹师傅和徒弟二人的收入是按照运送里程计算的,1公里费用0.6元,这一趟下来,连续近五天的奔波,每个人也只能挣到500元多一点点,而司机途中的餐饮和住宿费用都由个人承担,最后算下来,詹师傅师徒二人的收入所剩无几。通过简单计算,不难看出承担运送车辆任务的物流公司也是杯水车薪,同时还承担了运输过程中的大量风险。

有些用量很少的零部件,为了不浪费运输车辆的运能,充分节约运输成本,上海通用使用了叫做“牛奶圈”的小技巧:每天早晨,上海通用的汽车从厂家出发,到第一个供应商那里装上准备好的原材料,然后到第二家、第三家,依次类推,直到装上所有的材料,然后再返回。这样做的好处是,省去了所有供应商空车返回的浪费。传统的汽车厂以前的做法是或者成立自己的运输队,或者找运输公司把零件送到公司,都不是根据需要来供给,因此存在些缺陷。有的零件根据体积或数量的不同,并不一定能装满一卡车,但为了节省物流成本,他们经常装满一卡车配送,容易造成了库存高、占地面积大。

0时55分,詹师傅师徒二人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将10辆车停放整齐,这时候才有工夫站在路边休息片刻。可也就五分钟工夫,詹师傅掐灭手中的香烟,又爬上了驾驶室。为了避免被罚款,他们还要赶在天亮前出城,并等到上班时间才能去处理罚单和再次进城办理运送车辆的交接手续。

上海通用汽车是如何降低物流成本的?。而且,不同供应商的送货缺乏统一的标准化管理,在信息交流、运输安全等方面,都会带来各种各样的问题。如果要想管好它,必须花费很多的时间和很大的人力资源。所以上海通用改变了这种做法。

■ 算账 新车物流以陆路运输为主

上海通用聘请一家第三方物流供应商,由他们来设计配送路线,然后到不同的供应商处取货,再直接送到上海通用,利用“牛奶取货”或者叫“循环取货”的方式解决了这些难题。通过循环取货,上海通用的零部件运输成本下降了30%以上。这种做法体现了上海通用的一贯思想:把低附加价值的东西外包出去,集中精力做好制造、销售汽车的主营业务,即精干主业。

记者调查走访了几家京城的4S店,从门店的销售经理处了解了在售车辆的基本物流信息。现在几乎所有的汽车制造商都采用与不少网络电商类似的“包邮”策略,即为汽车客户免费将车辆运送到客户所在门店,中间产生的一切物流费用都由生产商承担。许多汽车生产厂家大都采取水运结合陆运的方式。陆运的成本相对水运来讲较高,但运输时间较短,而且由于地理因素,不是所有目的地城市水运都能到达,因此商品汽车陆运物流一直保持较为主流的运输方式。

秘笈三:建立供应链预警机制追求共赢

记者以詹师傅的这一次运送经历为例,分析长途运输汽车的各项成本:

上海通用所有的车型国产化都达到了40%以上,有些车型已达到60%甚至更高。这样可以充分利用国际国内的资源优势,在短时间内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上海通用也因此非常注意协调与供应商之间的关系。

詹师傅师徒二人从宁波出发前往北京实际行驶里程1700多公里,他们所驾驶的东风牌大型双桥牵引车的综合油耗大约为40升/百公里,沿路柴油价格按照7.3元/升计算,单油费一项就需要4964元;各省高速公路大型车辆通行收费不一,但基本都比一般7座以下小轿车0.5元/公里的收费价格高4到5倍,像詹师傅驾驶的这类车载重一般高达十几二十吨,多数在2元/公里上下,假设这一路上詹师傅未驾车路过任何单独收费桥梁隧道的话,过路费约为3400元;詹师傅师徒二人的运送劳务费用为0.6元/公里,这次单程运输的人力成本约为1020元。这样,这趟运输的成本约为9384元;另外,詹师傅这次在山东和北京境内一共1600元的违章罚款未计算在内。

上海通用采取的是“柔性化生产”,即一条生产流水线可以生产不同平台多个型号的产品,如同时生产别克标准型、较大的别克商务旅行型和较小的赛欧。这种生产方式对供应商的要求极高,即供应商必须处于“时刻供货”的状态,会产生很高的存货成本。而供应商一般不愿意独自承担这些成本,就会把部分成本打在给通用供货的价格中。如此一来,最多也就是把这部分成本转嫁到了上游供应商那里,并没有真正降低整条供应链的成本。

经过简单计算,我们可以得出运输10辆价格约在5到7万元的国产中低档轿车,平均每辆的成本约在千元上下。但1000元之外,还有运输执行物流公司的利润、大型物流公司外包时克扣的利润等环节。

为克服这个问题,上海通用与供应商时刻保持着信息沟通。公司有一年的生产预测,也有半年的生产预测,生产计划是滚动式的,基本上每星期都有一次滚动,在此前提下不断调整产能。这个运行机制的核心是要让供应商也看到公司的计划,让他们能根据通用的生产计划安排自己的存货和生产计划,减少对存货资金的占用。

■ 企业物流详解

如果供应商在原材料、零部件方面出现问题,也要给上海通用提供预警,这是一种双向的信息沟通。万一某个零件预测出现了问题,在什么时候跟不上需求了,公司就会利用上海通用的资源甚至全球的资源来做出响应。新产品的推出涉及到整个供应链,需要国内所涉及到的零部件供应商能同时提供新的零部件,而不仅仅是整车厂家推出一个产品这么简单。作为整车生产的龙头企业,上海通用建立了供应商联合发展中心,在物流方面也制作了很多标准流程,使供应商随着上海通用产量的调整来调整他们的产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