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国共同商议全世界同盟布置,前美利坚总统称将投5200万日币升高原油交易监禁技艺

华盛顿10月26日电—美国监管机构周二公布一项监督金融诈骗行为的新工具,欧洲官员则呼吁加强管制,使针对615兆美元的衍生品市场的首度全球行动增添动能.

CFTC执法部门负责人提出,发展国际监管网络,以打击全球能源市场潜在操纵行为。反操纵的对象包括原油市场、碳排放市场和液化天然气市场

4月17日,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原油期货合约上涨1.27美元,至每桶104.20美元。接近收盘时,纽交所石油期货价格一度突破每桶105美元关口,这也是近一个月来的第一次。

为推进对这块管理松散市场的控制,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公布了计画,旨在挫败那些试图操纵价格或诈骗投资者的交易商.

高烧不退的油价在灼伤实体经济和刺激政治神经的同时,也因全球化背景下衍生品市场滋生的“过度投机”行为考验着各国监管部门联手反操纵的能力。上周五(美国华盛顿时间6月12日),在华盛顿结束的共有10个国家的11个监管机构参与的第二届国际反操纵执法会议上,“矛头”直指能源市场操纵行为。

这样的石油价格恐怕奥巴马看了实在不会高兴。就在这一天,他刚刚在白宫发表演说宣布要打击石油市场操纵,市场却给出了如此“热烈”的回应。在改善同华尔街关系与平息美国选民抱怨之间,奥巴马似乎再次盯上了石油交易这个突破口。

CFTC密切关注”塞单”(quote
stuffing)等行为,尽管其目前暂未提出具体规则以约束高频交易.高频交易可能是美国股市5月6日的”闪电暴跌”的肇因.

来自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执法部门负责人Gregory
Mocek提出计划,发展国际监管网络,以打击全球能源市场潜在操纵行为。据介绍,参与该计划的成员将包括来自全球业内专家、学者及监管者,反操纵的对象则除了原油,还将包括新兴的碳排放市场和液化天然气市场。

5200万美元的“巡逻警察”

而总部在瑞士的金融稳定委员会则正在研究将衍生品市场标准化,且让更多交易能通过中央结算所来进行处理.

早在去年10月中旬,WTI原油期货价格越过每桶80美元之时,CFTC便主办了首届国际反操纵执法会议。不过,来自各国监管机构的高级执法官员当时主要是来交流、分享各自对付有关商品期货和场外衍生品市场操纵行为的经验。而以“原则(principles-based)监管”自豪的CFTC,也主要是通过调查交易商的虚假报告等行为来处罚其操纵市场行为。今年5月后,CFTC虽相继公开了有关白银、棉花期货市场操纵行为调查的两个报告,但至今未对任何交易商提出正式指控。

在美国白宫新闻秘书办公室公布的奥巴马政府打击石油市场操纵的情况说明书中,奥巴马的此次打击石油操纵计划被划分成了5个主要部分。首先,政府呼吁国会加大对石油交易市场监督的资金投入。白宫计划将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中负责石油期货交易和监管的执法人员数量至少增加5倍,补充更多的“巡逻警察”进入石油交易市场,对市场内日常的石油交易活动、大型交易商、价格关系、供求动态、潜在危险操作等进行数据分析与监督。与此同时,在扩大了CFTC监督力量后,奥巴马政府还准备增加对CFTC的技术投资,对其监管工具进行升级。目前高频交易已经被运用于大宗商品交易中,这一新技术的出现使得石油市场的交易缩小至以毫秒计算,而正是这不易察觉的几毫秒,使得石油市场的走势变得容易被操纵。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的一项研究表明,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高频交易者已经导致美国大宗商品期货价格与市场供需基本面脱离。对高频交易监督的缺乏已经成为了CFTC的一个“软肋”。在奥巴马的计划中,他将投入5200万美元用于提升CFTC对石油交易市场的监管能力。如果这提议获得议会通过,那么在2013财年中,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预算便会达到创纪录的3.08亿美元。

金融稳定委员会正试图使对衍生品交易的监督全球统一化,从而降低交易员”货比三家”的找寻监管制度最宽松国家进行操纵的机率.

其实,早在2007年12月,CFTC的执法部门已因目前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市场状态”开始在全美范围内对原油领域的采购、运输、储存,和原油及其相关衍生品合约的交易展开过特别调查,且首次公开披露了这一调查过程,但进行强制性调查的细节依然保密。

在增加资金投入之外,扩大CFTC的监管权力也成为了白宫打击石油操作计划的另一重要部分。在计划中,奥巴马要求国会赋予CFTC提高交易商保证金的权力。目前保证金设定由各期货交易所负责,根据的基础是波动幅度。自去年2月以来,纽交所已经将其在原油期货方面的保证金由之前的20%上调至40%.此外,监督范围的扩大则是此次打击石油操纵计划的最大亮点。自2012年年初以来,石油价格的上涨正在与原油期货市场中非商业性交易活动的增长趋于一致,为了应对这一变化,奥巴马希望可以将CFTC的监管范围延伸至华尔街交易的多个方面,其中包括对掉期交易的监管,这也意味着CFTC的监管权力将有可能从场内交易扩散至场外交易,如果实现,这将是历史上的第一次。随着监管范围的扩大,CFTC对于监管数据的公布也将有所改变。目前,CFTC的数据收集重点集中在场内能源交易市场活动上,公布的数据也是一些经过汇总后的数据,因为法律限制,CFTC并不能向公众公布那些个体的数据。在权力扩大之后,CFTC有可能出台一些新的数据分享机制,以方便投资者和消费者规避风险。

CFTC在美国改革方案後最新提出的规则,还设计了一道”广泛、包罗一切的反诈骗条款”,官员表示根据该条款,CFTC不需证明某交易商有导致诈骗的充分意图,即可进行调查提讼.

而原油衍生品市场的监管更涉及跨国交易行为。目前,在与WTI原油合约有关的合约全球持仓总量中,美国的NYMEX期货交易所约占75%,而在英国的ICE期货交易所,此类持仓的比例提升至25%。按CFTC监管原则,美国交易商通过网络终端在美国交易ICE的WTI原油合约可享受监管豁免,况且有关原油的衍生品交易绝大部分发生在国际间的场外OTC市场上。

在投入和扩权这两个监督环节得到改善后,对石油操作的惩罚力度也有所增加。白宫计划将对操纵市场者的罚金上限从100万美元调高到1000万美元,或是其盈利的3倍。在刑事惩罚中,刑期可能达到10年。

CFTC的五名委员周二在一场听证会中达成一致推进该提案,并有60天时间听取评论.在明年7月定案前将再度表决.

CFTC虽与英国金融服务局签署了有关共同监管原油市场的多个合作协议,但在原油价格不断创新高的同时全球各地有关原油市场被机构操纵的指责声也在不断高涨,显然还需要更多国际间合作来有效打击跨市场、跨国境的操纵行为。

修补不完的漏洞

多德-弗兰克法案还要求CFTC在2011年7月前禁止三项破坏性交易手法.包括下了买或卖的指令,但在执行前又取消的”诳骗”交易,或在快到收盘时大量建仓,然後在临收盘前抵销仓位,试图操纵收盘价(banging
the close)的行为.

奥巴马的计划也许是美好的,但是计划能否起到相应的作用,短期却很难见到答案。

“塞单”行为(即瞬间发出大量交易定单,然後几乎是立即就取消定单)也将受到CFTC密切监督.

按照美国白宫的说法,在美国大宗商品交易史上,正是“安然漏洞”、“伦敦漏洞”、“掉期漏洞”为今日美国石油交易的操纵行为提供了空间。奥巴马也希望通过加强监管从而使得这三大漏洞得以弥补。然而,12年过去了,在修补这三大漏洞方面,美国政府的进展仍然缓慢。金融衍生业的迅速发展,使出现在商品市场中的交易漏洞修补起来异常复杂。

另一方面,欧洲议会则透过声明稿称,欧盟周二就规范对冲基金和其他另类投资机构的新规最终版本达成一致.

2000年,由《商品期货交易现代法案》造成的“安然漏洞”,在造成了加州电力恐慌,并导致自身破产后,这一漏洞被《农场法案》填补,但《农场法案》对美国大宗商品海外市场的豁免,仍让美国的石油交易在远离美国本土的伦敦洲际交易所中处于无人监管的活跃状态。这一漏洞在运行了近8年之后,新一届的奥巴马政府开始了对其修补的过程,2009年6月,奥巴马公布了自己的第一个监管改革方案,监管方向直指场外交易。但是已经运行了近十年的“安然漏洞”和“伦敦漏洞”已经渗入到了大宗商品期货的各个领域,并以不同的形式隐藏在其中。“掉期交易”这一场外交易的衍生品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的演变形式,并因此形成了“掉期漏洞”。在这三大漏洞的共同作用下,美国本土与其离岸市场上现货交易商与掉期交易商之间的多空博弈为美国石油期货交易价格剧烈波动埋下隐患。据法国银行原油商品策略团队对布伦特原油仓位观察结果显示,掉期交易商已经成为了石油期货交易市场中的主力。CFTC对于掉期交易的监管空白更是助长了这一交易形式对石油市场的操纵能力。

未来将由一泛欧监管机构监督这个领域.监管制度的最终版本预计下月提交予立法机构投票表决.

虽然奥巴马几次发起扩大CFTC监管掉期交易的动议,但是都没有取得最终结果。2009年8月,CFTC曾召开听证会,拟对能源期货市场的投资性交易设置头寸限制,并介入对场外掉期交易的监管,这一听证会在举办了4次后,至今仍未通过最后结论。

–编译 张若琪;审校 高琦

2010年6月在被奥巴马称为大萧条以来最严厉的金融监管改革法案中,CFTC最终获得了对掉期交易的监管权,但是对掉期交易商的界定标准仍然留有漏洞,在被纳入监管的交易商类型和交易商规模等方面,CFTC至今没有制定出具体细节。

在一切尚未明朗化之前,奥巴马的打击石油市场计划恐难获得国会的通过。就在奥巴马呼吁为CFTC增资的当天,共和党众议院预算委员会还在提议将2014财年CFTC的预算削减为4000万美元,这将意味着CFTC在现有监管人员的数量上,还需要裁员100多人。

就当奥巴马与国会就石油交易操纵计划隔空对峙之际,作为非洲地区重要的石油产区,苏丹和南苏丹之间关于石油管道的争执却已经滑向战争边缘。

4月18日,苏丹总统奥马尔。巴希尔在执政党全国大会党举行的成员集体会议上宣布向南苏丹宣战,威胁推翻南苏丹现政府,夺回被南苏丹占领的石油重镇。

“我们当下的主要目标是从‘苏丹人民解放运动’的统治下解放民众,它试图摧毁苏丹,因此我们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巴希尔说。

关于石油操纵的计划还在腹中,但因为石油的战争却箭在弦上,国际石油价格的狂欢仍未谢幕。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