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兴起分叉币新玩法,不排除后续监管措施加码

据证券日报消息,近期,防范虚拟货币风险传导的政策不断下发。对此,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陈云峰对记者表示,提示风险说明行业内有很多打着区块链旗号行骗的“空气币”传销项目,不排除后续监管措施加码。

图片 1

2018-08-12 陈云峰
币改、链改冷思考作者:陈云峰律师,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擅长互联网金融、区块链、争议解决业务。

图片 2

热点栏目

“币改”、“链改”作为业内近期热议的话题,受到了全面的关注。币改、链改究竟有怎样的实质意义,是噱头还是创新,本文将结合社会、法律背景进行探讨分析。

陈云峰认为,这个时间节点发布这样一份风险提示:

资金流向
千股千评
个股诊断
最新评级
模拟交易

广义上来说,币改指的是商业模式的通证化改造,即

一方面由于越来越多的“区块链项目”“爆雷”、项目方跑路、投资者维权事件频出,已经引起公安部门的调查关注;

客户端

企业通过发行通证使用户获得某些具体商业应用场景中的产品或服务的使用、支付或收益,即
将传统经济模式与通证经济进行结合

另一方面,以虚拟币、区块链名义融资的“套路”已经为相关部门掌握,从公告内容上来看就已经非常清楚,其中明确提到“代投”、“境外服务器”、“糖果”、“大V站台”等等。

  每经记者 边万莉 每经编辑 任芷霓

而通常来说,币改中涉及的通证属性大体上分为三类:

  2017年9月,央行等七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将ICO(Initial Coin Offerings,首次代币发行)定性为未经批准非法公开的融资,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 债务属性,即承诺返本付息。该类虚拟代币的发行模式通过吸收公众存款,以达到融资目的,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的相关规定,未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吸收公众存款业务。因此在中国境内,未取得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颁发的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而发行债务属性的通证涉嫌违反我国现有法律
  • 债券属性,即虚拟代币代表债权债务关系的凭证,即代币发行方同投资人之间形成资金借贷关系,投资人成为债权人,发行方承诺一定期限内返还相应本金及利息。债券属性币改同债务属性币改的不同之处在于,债券属性的币改有明确的回报期,而债务属性币改的还本付息时间取决于项目情况。按照《企业债券管理条例》相关规定,企业发行债券必须由中国人民银行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分行会同同级计划主管部门审批,且相应的企业债券发行应由证券经营机构承销,企业债券的转让亦须在经批准可以进行债券交易的场所进行。因此在中国境内,债券属性的币改有悖于我国法律的监管要求
  • 股权属性,即虚拟代币代表投资人对企业的所有权凭证,代币持有人凭借持有的代币获得相应的权益,并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与风险。公开发行股票的行为按照《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须按照中国证监会的要求制作申请文件,由保荐人保荐并向中国证监会申报。在中国境内,未经证监会批准擅自发行股票,按照《刑法》第一百七十九条规定,可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

  虽然ICO被取缔,但是币圈依然热闹。2017年8月1日,BCH(Bitcoin Cash,比特币现金)的诞生标志着币圈的第一次分叉币产生,IFO(Initial Fork Offerings,首次分叉发行)随之兴起,越来越多新的虚拟货币通过IFO的方式产生。

对于我国监管环境来说,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中,明确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因此,

  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陈云峰律师认为,该种形式的融资活动在法律上尚未被明确定义,且不具备统一的技术标准,故其在实务中该种经营或融资活动可能存在着诈骗风险、技术安全风险以及非法融资风险。

  • 如果“币改”模式仍以发行代币进行募资,则为我国政策所明令禁止;
  • 以境外主体形式在境外从事相关活动,则仍要符合境外法律对于代币性质的限制规范。

  基于IFO产生的分叉币层出不穷

根据现有区块链技术发展程度,区块链技术进行链改,即用区块链中的部分技术原理和机制来改造业务系统中的技术部分,以创造更高效,或者更有公信力的业务系统,甚至还包括利用区块链上发行的各类积分、Token来重新分配业务系统中关于股东、员工、客户之间的利益,间接的改进业务系统背后的生产关系。

  2017年,ICO依托着“数字货币”“区块链”“智能合约”等概念大热了一把。但是仅仅通过几人团队发布一个“白皮书”,甚至有些连白皮书都没有就可以启动融资活动,这样的运行方式为投资者埋下了极大的风险,外界也因此对于ICO的合法性一直有争议。去年9月,央行等七部门对于ICO给出了明确定性,同时叫停了各类代币融资活动。七部门在公告中表示,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我国政府部门对于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持正向的鼓励态度,全国各地相继出台区块链鼓励政策以支持区块链项目的落地,而在链改中,不管是资产上链、引入通证经济,都应当基于区块链与传统经济结合的必要性出发,符合政策的要求

  然而,ICO被禁之后,币圈又兴起了新的玩法——IFO。所谓IFO是指基于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币种而进行的分叉货币发行,在这些主流币的原有区块链基础上,按照不同规则分裂出另一条链,产生新的数字货币。持有主流币种的人在IFO过程中能够获得分叉后的新币,IFO成为一种新的虚拟币融资手段。

从上述分析中不难看出目前关于币改、链改的探讨仍停留在传统经济和区块链经济的结合层面,而除了实现技术合规以外,要突破一些现有的发展瓶颈:

  2017年8月1日,BCH的诞生标志着币圈的第一次分叉币产生。比特币区块设立的大小只有1M,而区块越小,容量越小,比特币的交易就会越慢。为了解决比特币区块拥堵的问题,BCH区块链成功在区块478559与主链分离,由此产生新的加密货币默认区块大小是8M,还可以实现区块容量的动态调整。同时,原来持有比特币的人可按1:1的比例免费获得BCH。

  • 第一,从我国法律合规层面上来说,通证经济要突破早期的代币融资模式,真正赋予通证的使用价值,界定通证的属性和使用模式,避免与已有监管框架冲突。
  • 第二,由国家层面出台行业标准,推动传统经济和区块链技术的各个方面的融合落地,比如资产上链、数据公信力等。
  • 第三,现有区块链行业的推动力量多为“市场”自发形成,亟需由政府层面主导、主持的行业探索,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市场”的力量更需要正向的引导,才能在大胆的尝试或者试错后产生成果。

  自诞生以来,对于BCH是比特币的新分支还是另外一种“山寨币”,业内论调不一。不过,在BCH的价格经历了几番涨跌之后,开始逐步稳定发展。截至2月26日晚上20时30分,火币网数据显示,BCH的价格达到8058.8CNY(人民币),BTC(比特币)的价格为67558.69CNY。

无论是币改、链改,最终都是传统思维向区块链思维的转变,通过利用包括区块链技术、区块链经济学在内的整套机制,形成一套新的商业逻辑和场景,最终在政府、市场的推动下迅速产生价值。

图片 3

  图片来源:火币网移动端

  继BCH分叉成功后,越来越多新的虚拟货币通过IFO的方式产生了,如BTG(比特币黄金)、BCD(比特币钻石)、SBTC(超级比特币)等等。陈云峰认为,据有关技术层面的说明,部分分叉币是对于原有技术的升级或改进,如果是这个层面意义上的分叉,很难说其没有价值,并且在监管层面反复提示虚拟货币投资风险的情况下,投资价值应由投资人自己做出判断。

  共享财经创始人史青伟则表示,IFO是过去两个月币圈产生的一个新玩法,大多数IFO产生的项目没有投资价值。一些IFO发行方认为自己不是通过ICO的方式募资,是对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币种的分叉,这些主流币种的用户数量很多。用户在得到分叉币后,一般会要求加入交易,然后IFO的发行方就会因之前预挖的分叉币数量获得巨大的利润。他进一步表示,大多数IFO产生的分叉币没有投资价值,甚至比ICO的投资风险更高。

  “预挖”分叉币或存在欺诈风险

  那么,IFO究竟是如何赚钱的呢?《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矿工通过技术手段在比特币区块开发分叉币,然后将开发的分叉币按比例相应分配给比特币持有人,并且在交易流通中获得价值,部分也会通过数字资产交易所进行交易流通。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分叉币在正式发布前都会“预挖”,预挖得来的分叉币相当于是免费获取的,由此分叉的创始者将能轻松赚取利润。市场上,有人认为以“预挖”为名的IFO,实际上是一种更为赤裸的代币发行圈钱游戏。

  2017年11月15日,国内知名度较高的super bitcoin团队宣布,将于12月17日在比特币区块链的第498888高度实施分叉,开始对BTC进行零知识证明、支持图灵完备的智能合约等技术试验,并将其区块扩大至8MB,其还将于在2018年3月初上线智能合约增加BTC可扩展性、2018年5月底上线零知识证明、2018年11月底移除动态检查点实现完全去中心化挖矿。若分叉成功,将产生新的分裂币——SBTC,比特币原来持有者将一比一赠送 ,其总量是2121万,其中21万为分叉预挖,归分叉团队基金会管理,主要用于激励早期开发者投资生态建设以及基金会运营。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由于监管政策的缺失,用户参与的门槛极低,IFO本身就可能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等,通过IFO诞生的众多新的虚拟货币几乎没有太大的价值,这里面可能存在忽悠与欺诈,投资者需要引起足够重视。

  史青伟分析认为:一方面,IFO会造成社区很大的分裂;另一方面,发行IFO的人基本上都是一些投资者,很少有真正踏踏实实做IFO项目的人,因为没有很强的执行力和价值观,IFO项目很难做出来。说白了,一些IFO项目就是缺钱,套现后就不做了,也没有特别大的风险,加剧市场收购、割韭菜就行。最典型的风险就是欺诈风险,另外就是市场操作的风险,部分投资者已经被套在了IFO项目里面。

  在盈灿咨询高级研究员张叶霞看来,首先,IFO这种融资活动在我国法律上尚没有明确的定义,存在被禁止的风险;其次是诈骗风险,随着IFO概念的兴起,很容易吸引不法分子利用“主流货币分叉”“区块链技术”等概念吸引投资人,但实际上并没有所谓的代币发行和技术研究;第三是技术风险,目前市面上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货币分叉的技术和标准各不相同,并没有同一的技术标准,技术水平也各不相同,技术安全隐患不容忽视。

  陈云峰认为,对于以IFO名义的融资行为,其发行的分叉币本身在没有实际应用场景的情况下,投资人获取分叉币,仅通过数字货币交易市场交易过程中获得增值收益,该种形式的融资活动在法律上尚未被明确定义,有待相关部门出台具体规范。

  苏宁金融研究院区块链实验室首席研究员洪蜀宁认为,IFO的风险表现在这几个方面:一是未经深思熟虑地更改协议可能存在严重的漏洞;二是匆匆忙忙发布的软件难免会有大量的BUG;三是每次IFO都会分流一部分矿工,对比特币的交易顺畅性造成波动;四是分叉币由于接受度不高,导致价格波动可能远超比特币,对投资者不利。

  洪蜀宁同时表示,真正意义上的IFO是不应该有预挖行为的,因为这违背了比特币开发、公平、自由的初衷。实际上IFO与ICO一样是一种变相的融资手段,需要预挖牟利的团队应该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而不是打着IFO的旗号。

  

责任编辑:张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